谢荣新的新家银行制度改革新突破:贷款十五个亿作宅基地改革的前期资金

“可惜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,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,就是把房子给了小儿子,指望他给我养老送终。现在房子给出去了,儿子也不回来了……”史大爷喃喃地说。小儿子史三因为房子的事与父亲闹翻,大儿子史大(化名)则在灵寿老家等着父亲要回房子后重新分配。史大爷的女儿史二姐(化名)则因代管父亲的私房钱,被弟弟史三打成“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”,还在等待警方的调解。